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<cite id="fjjph"></cite>
      <cite id="fjjph"><video id="fjjph"></video></cite>
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<cite id="fjjph"><span id="fjjph"><var id="fjjph"></var></span></cite>
          “你!”

          蓝衣女人盯了造化修娃一眼,眸子一动,一声轻哼当趁灭!

          “主人!”

          公孙筹下意识惊呼!

          “跳不掉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陈正丝毫不急,将椅子与茶具全收了,眉心处七色神光一扫,扫过下方那不知道到?#23376;?#28145;虚无神幻之地。

          轰隆!

          世界树神幻空间突然一阵诡异震荡!

          “陈”

          公孙筹下意识看向陈正,刚要开口一喊,哪里还有陈正的身影,不止陈正凭空消失,未来劫主与另外两个劫主也消失不见!

          他心中瞬间又咯噔了一下,他知道那个神秘陈祖与未来劫主她们去找自己的主人了,自己的主人这一次怕是怎么也逃不掉了!

          “诸葛青牛,用你的八阵图送本座出去,本座与你师尊是拜把子的兄弟!”

          猛地!

          数十步外的灭苍生眼睛一亮,对着呆愣的诸葛青磐是一声低吼,诸葛青牛下意识应了一声,?#19997;?#37027;少年修士褚宇以及灭?#35828;?#23467;、春宫乐府的修士,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恐怖的?#19968;?#21435;了世界树下,留下的一男一女一兽根本不足为惧,这不就是自己?#28909;?#36867;出去的大好机会吗!

          “诸葛青牛,你还愣着干什么,你是要违抗灭苍生老祖吗!”

          少年修士褚宇见诸葛青牛还?#34892;?#25077;,咬牙一声冷喝!

          “哼!本座马上祭出八阵图!”

          灭苍生一只手捂着残破?#30446;冢?#21478;外一只手强行抬起,对着诸葛青磐是一抓,要强行让诸葛青牛祭出八阵图也就在他抬手那一刹那,看似与凡人没区别的白慕儿一声轻哼!

          刺啦!

          灭苍生本来就已经支离破碎的肉身,这一刻彻底破灭!

          “不!”

          少年褚宇骇然尖叫,这一刻终于明白,这个看似凡?#35828;?#32477;美女子,这个看起来只是那个三阶天仙婢女的女人,也是一尊老祖,而?#19968;?#26159;一尊极为强横的老祖!

          哗!

          破灭!

          化为?#21307;?br />
          灭?#35828;?#23467;来的修士,除了灭苍生元神还在,其余全部化为?#21307;?#20063;包括春宫乐府的修士b一次天运大世界来的修士,唯一完好无损的就只有诸葛青牛一人!

          “?#20384;?#31062;”

          诸葛青牛张了张嘴,颤颤巍伟了一声,不是对着灭苍生的元神,而是对着白慕儿,他是真的没想?#21073;?#38472;祖身边跟着的一个女人,竟然是一可怕老祖!

          老祖都只能给陈祖当婢女!

          卧槽!

          好羡慕陈祖啊!

  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      灭苍生元神疯狂咆哮!

          “齑!”

          白慕儿冷漠无情吐出一个字,一股诡异波动瞬间笼罩灭苍生元神,灭苍生元神瞬间露出惊恐之色,似乎想要求饶,可就在下一息,他的元神被生生给剿灭了!

          ?#21834;?br />
          诸葛青牛一颤!

          ?#21834;?br />
          公孙筹深深看了白慕儿一眼,这个似乎是陈祖婢女的女人,方才所用的秘法似乎也与劫主有关!

          世界树下。

          最深之地。

          虽然依然神幻至极。

          可那磅礴无序之力早已将这一片区域打碎。

          ?#19997;?#26377;一金属飞梭一样的法器悬岗陈正身前,金属飞梭内传来一声声冷喝声:“你到底是什么东西,这个地方就是纪元霸主?#19981;?#34987;强行挤出去,你为什么能无?#28216;?#24207;之力b一件法器,不属于这个天地,我的本体藏身在这件法器内,当初被十二弟盯上过,十二弟是除了大姐之外最强劫主,十二弟也打不开这件法器,你也绝对不可能得到我的造化莲子k开吧,离开这里,你在这里得不到任何东西,只会是浪费时间!”

          这个声音就是第四劫主,造化莲子藏在金属飞梭内,而第四劫主本尊也就在造化莲子内。

          “这个东西与七公主的那艘宇外飞梭一模一样,七公主说除了她之外,宇外还来过鸿蒙的只有零?#29275;?#25152;以这艘宇外飞梭是零号留下的东西?”

          造化修娃紧盯着金属飞梭!

          “七公主?宇外飞梭?零?#29275;?#21756;!大姐你以为随口乱编一些东西,就能惑乱我的心,让我出来吗?那你也太写我这个第四劫主了!”

          金属飞梭内,第四劫主冷笑!

          哗!

          下一刻!

          陈正随意一个抬手,对着金属飞梭一点,金属飞梭就主动开舱,肉眼可见里面悬概一个莲子,那莲子正是造化莲子,只不过这一刻?#24378;?#33714;子像是被冻结了一样5际上不是被冻结了,是莲子内的生灵懵逼了,根本不敢相信有?#22235;?#20174;外面打开这件飞梭法器!

          “为什么”

          造化莲子内,第四劫主呆了好一片刻,才低声问了一句。

          陈正并没有回答,?#24187;?#24102;淡淡笑意,对着造化莲子一抓,造化莲子落入他手中,他眉心中七色神光对着造化莲子一扫,一道湛蓝光芒就从造化莲子内飞出,接着化为了一个蓝衣女子,这个蓝衣女子就是第四劫主本尊也就在她迷茫望着陈正,下意识要说什么那一瞬间,陈正一个张口,将造化莲子吞下!

          哗!

          蓝衣女子眉心一抹忧钢,不过也只钢了一息时间,其一身气息虽然并没有退化,可面色瞬间就煞白无比!

          完了!

          没了!

          造化莲子被眼前这个?#19968;?#21534;了!

          纪元霸主也吞不了造化莲子,眼前这个三阶天仙的诡异?#19968;錚此?#38543;便便就把造化莲子吞了,而且没有出现任何不适!

          造化莲子对他来说仿佛就只是一颗普通仙果!

          “第四纪的道原来第四纪是虹光纪元,正好与幽都纪元对应。”陈正吸收了造化莲子内的一切,目光一动看向了蓝衣女子:“第四?#22270;热?#26159;虹光,你为何不叫虹光而是叫窈窕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十三个劫主,在第一纪之前诞生,我们的名字不是我们定的,我们的名字是比我们十三个劫主更早诞生的?#19968;?#23450;的,那个?#19968;?#26159;谁我不知道,也许你就是那个?#19968;?#30340;转世!”

          蓝衣女人狠狠盯了陈正一眼,在陈正吞下她的造化莲子那一刻,她就彻底失去了主动权,?#19997;?#21363;便想反抗陈正也反抗不了!

          “陈正,你现在已经吞了几颗造化莲子了!”

          造化修娃突然想到了一点,也盯住了陈正一问!
      按方向键←上一章, 回车返回目录, 按方向键→下一章。
      河北快3遗漏数据

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/cite>
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video id="fjjph"></video></cite>
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span id="fjjph"><var id="fjjph"></var></span></cite>

    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/cite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video id="fjjph"></video></cite>
    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span id="fjjph"><var id="fjjph"></var></span></cit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