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<cite id="fjjph"></cite>
      <cite id="fjjph"><video id="fjjph"></video></cite>
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<cite id="fjjph"><span id="fjjph"><var id="fjjph"></var></span></cite>
          大军开拔,最欢喜的莫过于城中士绅人家。

          先有尤家、张家被抄家,后有吴家祖孙三代被当众斩杀,随后沈家、蒋家、杨家悄无声息消失。

          两个多月的功夫,数得?#20384;?#30340;三十家士绅商贾,只剩下二十五家。

          霍五在百姓中的名声有多“良善?#20445;?#22312;士绅中间的名声就有多“残暴”。

          只是大军驻扎,谁也不敢咋翅。

          如今城里还有不少人马,大家也没想怎么着,就是觉得呼吸都顺畅。

          如今城中士绅分了两伙,一伙是新贵,鲍家、郭家※家等,子弟多在白衫军中开始崭露头角,以宋家为首。

          另一伙儿,就是还存了二心,借着不耽误学习将子弟从白衫军撤回来。

          他们与白衫军隔绝,只晓得大军开拔,不知往哪里去。

          只盼着打个败仗,别那么猖獗狠毒。

          又盼着朝廷早日调人马南下“剿匪?#20445;?#22909;里应外合,谋个平叛的功劳。

          可是霍宝一个征兵令,这些书香人家都没跑,子弟都在征招名单上。

          “岂有此理?文武殊途,哪里能用儒家子弟充军伍的道理?”

          这一家的主人,就是心中不忿白衫军的。

          他们家是宋家表亲,家主隋老爷是宋老大?#35828;哪?#20356;,背后没少嘀咕宋老大人“失节?#20445;?#21487;明面上还要仗着宋家在滁州立足。

          隋家长子隋青云十五岁,正在这次征招名单上。

          少年秀才,被家人寄予厚望,明年秋天就要往扬州应举试。

          ?#25300;以?#23601;说了,要去扬州,爹不让,这下怎么办?”

          少年语气带了暴躁。

          六月里伴读落选,他被充了童兵。

          只去了一日,腿都要跑折了,就不肯再去。

          那一批人陆陆续续?#39034;?#31461;兵,就是从他开始。

          他装病不肯再去操练,又有宋老大?#35828;?#38754;子,无人与之?#24179;稀?br />
          隋青云自己不愿不说,连隋老爷也不肯放儿?#23588;ァ?br />
          ?#25300;?#36825;就去找你表叔,我就不信,他就放着那恤胡为!”

          隋老爷振振有?#21097;?#30495;的亲自往州衙寻宋二爷去了。

          如今白衫贼正用宋家,怎么也会给宋家几分面子吧!

          宋二爷如今任州?#27809;?#25151;掌印,协助李千户执掌州府事。

          “二弟,这读书?#35828;?#20107;儿可耽搁不得,金秋就是乡试之年,阖家就指望你侄儿上进呢!”

          隋老爷人未至,话先道。

          宋二爷立时变了脸色。

          这里是滁州,?#29527;?#21733;的?#21543;?#36827;”也忒不合时宜。

          再看户房几个恤,果然神色古怪。

          宋二爷冷着脸迎出去:“表哥这是吃罪酒了,来这里似疯?”

          隋老爷?#24352;?#21018;想要说话,就被宋二爷狠瞪了一眼。

          “表哥想想这是什么地?#21073;?#33707;要糊涂了!”

          宋二爷晓得?#29527;?#21733;顽固迂腐,警告道。

          隋老爷跺脚道:“强征书香弟子入军营,这是怎么道理?就不能容人说了?城里城外泥腿子那么多,作甚?#25237;?#30528;咱们这样的人家?你们就不管管?”

          宋二爷皱眉道:“若是知州下令征书香子弟入伍,表哥也敢高声?”

          隋老爷立时跟捏了嗓子似的。

          归根到底,还是欺软怕硬罢了。

          吴家数条人命,似乎已经是很早之前的事了。

          宋二爷不?#22836;常?#23601;要摆手?#28034;停?#23601;见一队少年甲士“哒哒哒哒”进来。

          为首的什长不是别人,正是被霍宝抽调到?#25991;?#22788;的宋谦之。

          ?#25991;?#22788;不能只有书香子弟,要不然就都成了少爷兵;童兵中,身体素质寻常,有文化课出色的百人,被抽掉到?#25991;?#22788;。

          “宋掌印!”

          宋谦之穿着?#25216;祝?#23545;宋二爷行了个军礼。

          宋二爷心情十分复杂:“这是”

          “奉命?#24515;?#35851;叛者隋春!”

          隋老爷气的不行,立时大喊道:“?#22902;?#26159;?#22902;疲?#19981;让我家青云应招,就?#24708;?#21467;了?我们家是受了霍元帅佛带的,谁说我家要谋叛?证人呢,证据呢?”

          宋谦之正色道:“宝爷下令,不服征?#22995;擼?#24515;里想‘造反’,阖家?#24515;茫 ?br />
          隋老爷与宋二爷都变了脸色。

          “带走!”

          宋谦之一声令下。

          隋老爷还想要挣扎,几个童兵上前,直接堵嘴捆人。。

          “啊啊呜呜”

          隋老爷挣扎着,举人冠滚落在地,像死?#21290;?#30340;被拖走。

          宋二爷看得心惊。

          这小宝爷在?#36136;?#29239;与自己老爹面前恭敬,读书也勤勉,可似乎并没有将读书?#35828;被?#20107;

          大军外出要打仗,这滁州还是当唯稳为主。

          宋二爷咬咬牙,寻李千户去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两个月时间,足够让他们看清楚?#36136;擔?#33509;还不知趣者,也没有留着的必要!”

          霍宝对找上门的李千户、宋二爷道:“非友即敌,这不是玩笑话,不容人轻慢”

          李千户道:“用不用跟六爷招呼声调兵马戒严,以免得生事端!”

          霍宝道:?#32610;?#29436;营已经调五百人待命”

          李千户避重就轻道:“是我多操心了怕臭杏太强硬,办砸了宝爷差事!”

          霍宝看着李千户笑道:“李叔也要加把力,李远与您就差一?#35835;耍 ?br />
          两人言谈,丝毫也没有将这些士绅人家放在眼?#23567;?br />
          宋二爷?#24187;?#24515;急,想要开口说话,被李千户使眼色止住。

          待从霍宝这里离开,宋二爷面带忧色道:?#25300;也?#26159;为隋家?#30331;椋?#21482;是无凭无据,只一句‘心里想造反’?#25237;?#32618;未免儿戏*此先河,恐怕不是好事!”

          那岂不是以后霍家父子看谁不顺眼,就能用这条罪名定罪?

          李千户停下,望向宋二爷。

          “要是都按照规矩走,就没有现下的滁州兄切记,滁州,已经是五爷的滁州,是小宝爷的滁州!”

          这父子俩说的话,就是滁州的规矩。

          不将他们爷俩说的话放在眼中,就是坏了规矩。

          大家只是下属,就不要逾越本分。

          连马六爷都不说话,别人就不用装大瓣蒜了。

          李千贿这一趟,是为?#39034;?#24030;稳定,不是为了给不知?#20040;?#30340;人家?#30331;欏?br />
          宋二爷怔住。

          三日功夫,李远按照名册,两百?#25991;?#29983;征招完毕。

          有隋家人被?#24515;?#22312;前,其他人家不管背后怎么咒骂,面上也乖乖?#22902;?#20102;征?#23567;?br />
          其中,有几家正当用。

          如鲍家,鲍?#23376;?#30340;侄儿鲍山,也在征招之?#23567;?br />
          宋家,宋谦之?#22902;?#24351;宋诚之也是新兵。

          “宝爷,这两人?”

          “如常视之,无需另眼相待!”

          霍宝说完这一句,想了想,又道:“?#25991;?#29983;也是兵,不能手无缚籍力,按照寻常新兵待遇,先操练一月等下个月,三百?#25991;?#29983;中,择优遴选五十人,我亲自给他们授洗)?#25991;裕 ?br />
          这三百人,除了二百新丁,还是将童兵先前抽调的一百人也算在内。

          这一个月之间,他也好好想一想,?#25991;?#29983;那边上什么课。

          霍豹、侯晓明在旁,却是听出?#27426;?#26469;。

          这“?#25991;薄?#30340;意思,他们也明白了。

          以后屯级开始都设?#25991;保?#20027;抓“思想?#20445;?#31867;似军师、幕?#21467;?#30340;身份,是军队里的文?#21834;?br />
          这些人并不归在五个兵种里,隶属?#25991;?#22788;统一管理。

          霍宝许久不亲自带兵,这回要带?#25991;?#29983;!

          回头肯定与那边更亲近!

      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霍豹道:“宝叔,这好事儿不能只落到那些少爷兵头上啊!除了黑蟒山老人,宝叔亲自教导过,后来的这些杏,还没听过宝叔教?#23492;兀 ?br />
          侯晓明也道:“新兵过几日就要入营,老兵中又要提拔一批蟹目?#20384;?#36825;些人,宝爷是不是也都见见?”

          两人?#34892;?#31169;心,可更多的是为霍宝考虑。

          随着战狼营人数增加,也出现一批出色的中低层头目。

          可因为不是出身黑蟒山,与霍宝这个首领都没打过交道。

          霍宝笑了!

          这不是想到一块去了?

          知晓国?#21307;?#20195;史的人都晓得,军校的强大作用。

          军校是要办的!

          “什长以上,按照?#24049;顺?#32489;、功过排等,第一批也是选五十人出来,听?#21307;?#20853;法!?#34987;?#23453;道。

          侯晓明忙道:“宝爷,属下可否也在侯旬列?”

          霍豹也激动道:“就是,就是,第一批怎么也该有我们俩个!”

          霍宝笑着点点头。

          这两人同庚十五岁,都是该学习的年?#20572;?#20197;后好独当一面。

          就是他们不提,霍宝也要点他们两个的名字。

          从大营出来,霍宝就带了霍豹、李远去了城门口。

          李家家眷与秀秀早上从曲阳出发,估摸着时间,也该差?#27426;?#24555;到。

          李远接李家众人,霍宝?#26377;?#31168;。

          霍豹则是跟着来凑热闹的。

          “宝叔,战狼营人数越来越多,后勤账目繁杂,表姑一个人怕是佣不来!?#34987;?#35961;道。

          这两月童兵后勤他兼着,一千来号人,就已经忙得不?#23567;?br />
          按照霍兵朱刚?#28909;说?#24449;兵要求,要征兵三千五到五千人。

          这涉及的后勤事务,会更加繁琐。

          “抽调人手,成立后勤处!”

          霍毙了决断。

          向伟大祖国致敬。

          总政可以与总后二合一。

          委?#34987;?#36825;里,回头找个合适名头,可以?#20204;?#38271;以上将领为委员,千户为朝。

          霍豹脸上带了纠结,小声道:“宝叔,?#20449;?#26377;别b”

          就算秀秀姑姑老实,可难保有胆子肥的撩骚。

          都是十四、五岁年?#20572;?#27491;是爱在姑娘面前?#25112;?#20046;的时候。

          就算不怕戴?#22530;?#23376;,这中间出来闲话也难听。

          霍宝心下一动。

          最好的法子,就是征调士绅少女入营给秀秀打下手。

          可在这个世道,那就是比造反还大逆不?#20048;?#20107;。

          真那样做了,怕是一盆污水就要冲滁州白衫军泼下来。

          霍宝不想自找麻烦,就只能按捺租个想法。

          ?#29240;?#24378;抽调后勤处,给秀秀做副手!”

          朱强原本是辅兵队长,管辖事务与后勤多有重叠的地方。

          霍豹听了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        朱强这杏,是宝叔铁杆,打死他也不敢去惦记宝叔未来媳妇。

          一行人缓缓而来。

          马?#21040;?#36817;。

          想想那个可爱小姑娘,霍宝脸上多了笑意。

          随即心中鄙视自己一把,萝莉控要不得!

          可看着一个小萝莉一点点儿长大,似乎也是一件很有期待感之事。

          霍豹在旁,带了几分眼馋:“什么时候,王家人也来州府就好了”

        ?#21482;?#38405;读访问:m.dududu.la
        
      河北快3遗漏数据

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/cite>
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video id="fjjph"></video></cite>
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span id="fjjph"><var id="fjjph"></var></span></cite>

    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/cite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video id="fjjph"></video></cite>
    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span id="fjjph"><var id="fjjph"></var></span></cit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