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<cite id="fjjph"></cite>
      <cite id="fjjph"><video id="fjjph"></video></cite>
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<cite id="fjjph"><span id="fjjph"><var id="fjjph"></var></span></cite>
      读啦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唐门毒宗 > 正文
          时光飞逝,转眼半个月就过去了。

          这半个月里,唐门格外的热闹:

          首先是机关房,那些不?#24066;?#30340;弟子们在努力练习后找了唐贺之考核,最终加入的五人,就像搅乱鱼池的大个鲶鱼,刺激得所有人都在努力提升自己,唯恐一个懈低被淘汰,不能成为最终十人中的一位。

          这种积极的竞争关系,让十五人之外的房中弟子受到感染,人人都在努力提升,希冀着再有这样的机会自己也能够参与竞选。

          夺魂房这边,因为花柔所在乎的是刺杀之外的全身而退,所以唐寂每天除了?#26434;?#21050;杀技能的训练外,还得带着大家练习自保之技,而后还放话每个夜晚都是他们动手的机会,若有?#22235;?#22312;天亮前在他身上要害部位涂上墨而不被抓住的,直接成为十人之一。

          于是夺魂房的每个夜晚都是偷袭与逃离?#30446;?#26680;,而每一天早晨都会有几个弟子一脸墨的镳而归。

          暗器房则是相对来说最为平静的了,他们无时无刻都在比拼制作暗器的速度,花柔?#23835;?#20182;们在不同的条件下,诚下,困难下一次次地比,一边提升大家的能力,一边找出基本功最踏实反应速度最快的优异者。

          这样的日?#28216;?#25345;了大约七八天,在花柔的授意下,机关房的弟子进入了夺魂房,跟着唐寂开始学习只有夺魂房弟子才能学习的刺杀之术;而夺魂房和暗器房弟子也自然?#23835;?#26426;关房学习制作人皮面具以及布置陷阱机关等等。

          每一日,唐门这三个房都热闹非凡,花柔也没闲着,她白天不时的和唐贺之还有唐寂讨论、调整方案,到了夜里她倒不是想着提升与考核,而是思考生与死的问题。

          生,便是生路,死,自是夺人性命。

          玉儿那日跑出去之后,虽然说?#19981;?#26159;日日与她相处不见嫌隙之态,但已不在?#36864;?#35752;论这个问题,就算花柔有意提起,她?#19981;?#21051;意避开不谈,以至于花柔不得不反思—在战争中她的麻痹敌方的想法是不是错误的。

          这三个房如此热闹,火器房就显得?#34892;?#20919;清”了。

          虽然说制作火器也够他们忙的,可是看着别人成日里考核成长学习新的技能,自己却只能拨弄火器,不免羡慕的羡?#21073;?#25034;恼的懊恼,抱怨的抱怨。

          “为什么我要在火器房啊4看人家都能学新东西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唉,也不知道师父在想什么,为什么就不让我们也去学学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“学学学!”唐蕴突?#24187;?#20102;出来,冲着弟子们怒吼:“火器你们学明白了吗?碗里都没吃完就惦记着锅里,也不怕撑死!”

          面对盛怒的唐蕴,众人尽管心里不平却也不敢说什么,一个个低头悻悻散去,?#25605;?#21776;蕴眼中满是怒火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半个月的风尘?#25512;停?#24917;君吾与飞云终于是?#31995;?#20102;长沙府的城门外。

          隔着十丈开外,他看着城门上的“长沙”两字,?#38393;?#20284;有巨浪翻腾—家,这是他的家,这是他曾经以为再也不会回来的家!

          “公子,我们是否等天再黑一些?”飞云看着城门下的守卫,眼有忧色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用。”慕君吾说着从马上行囊里拿出了两个盒子,丢给了飞云一个:“咱们易容进去。”

          飞云闻言好奇地打开了匣子,但见其内是一张软皮的面具,他看向主子时,慕君吾已然迅速地将面具敷在了脸上。

          “这面具是用的树胶,不用浆糊?#26434;?#40655;性,快快敷上!”慕君吾说着摸了摸脸部,确定各处服帖,而飞云眼看着公子变成了一张陌生的面孔,赶紧也给自己敷上了。

          温热黏糊的面具一敷上脸,就像有吸力一样贴在脸上,飞云扭了扭鼻子嘴巴,立?#26412;?#21497;道:“这面具还挺贴?#20064;。俊?br />
          慕君吾看着熟悉的脸轻轻一笑:“唐门的人皮面具,贴上就跟真的一样,哭绣眉全能展现,若不是内行人只怕难以察觉。”说着他一踢马肚,便和飞云向前而去,混迹在了百姓当?#23567;?br />
          这长沙府可是楚国的国都,自然城门处的官兵查验得非常仔细。

          两人靠近后这才发现,城门墙上竟然还贴着两张通缉犯的画像,其中一个竟是飞云—祈王不好张贴出来,自然就只贴着飞云了。

          慕君吾瞧见后看了一眼身旁的飞云,此刻他已经变成了唐六两的脸,?#27604;?#20182;自己则是长生的脸。

          这样两张脸,自是安全的,两人身上也没有什么暴露之物,所以一刻钟后,两人就顺利的入城,而后寻了一间客栈,落了脚。

          天色渐渐暗下来,傍晚玄送来食物?#20882;?#25910;?#24052;?#24403;后,慕君吾将面具嚷心翼翼地?#25112;?#20102;盒子内。

          飞云见状也要去取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别取了,带着安全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是。这面具真好,不但如此逼真,糊在脸上这小半天了,竟然一点也不难受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唐门的东西,不差。”慕君吾说着盖上了盒子,伸手轻轻地摸索了一下盒子—他想花柔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这个唐门,又是火炮,又是机关阵法,好生厉害t下去搬空那里的东西时,所见之物也无不是精美绝伦,看来它们渊源颇深,不可酗啊!”

          “行了,去做你该做的事吧。”慕君吾并没?#34892;?#36259;和飞云提及唐门的渊源,自然终止这个话题。

          “属下这就去,不过您确定要在那里相见?那里定有不少人在等着您的出现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守株待兔又如何?”慕君吾的眼里是一抹冷峻的轻蔑之色:“他们抓不住我。”

          就在慕君吾准备夜会之时,相隔千里的蜀地山川内却是有一处山脚下,两队人马正混战厮杀在一处,打得是难解难分。

          一道道血溅;声声嘶喊!

          那沾了血污的?#25034;稀弊制?#22312;人头攒动中挥动着,迎风招展,而“董”?#21046;?#21364;因为打旗人被?#24120;?#32780;旗帜倒下。

          厮杀不休,交战不停,鲜活的生命在两军对垒中终止了,一具具尸体?#35757;?#36215;来,如一片尸海!

          随着更多的“董”?#21046;?#20498;下,孟家军是越战越?#20572;?#20248;?#24179;?#22823;。

          突然,不远处,几面“董”?#21046;?#25171;头,两队骑兵?#28216;?#30528;兵器冲入战场。

          双方厮杀中,那本来已?#21152;?#21183;的孟家军却开始节节后退起来。

        手机阅读访问:m.dududu.la
        
      河北快3遗漏数据

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/cite>
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video id="fjjph"></video></cite>
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span id="fjjph"><var id="fjjph"></var></span></cite>

    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/cite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video id="fjjph"></video></cite>
    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span id="fjjph"><var id="fjjph"></var></span></cit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