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<cite id="fjjph"></cite>
      <cite id="fjjph"><video id="fjjph"></video></cite>
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<cite id="fjjph"><span id="fjjph"><var id="fjjph"></var></span></cite>
      读啦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蓝白社 > 正文
          被玉净瓶收走的瞬间,墨穷就感觉到自己失去了对外界的联系。新思路中文网-手打文字版

          ?#36335;?#32622;身于一个没有可见光的封闭时空,当然,进去之后,周围许多修士发出光亮,法力是一种能量,激发到高能态就会发光。

          在光亮中,墨穷找到秀儿,首先将他送了出去。

          秀儿是瞬间消失的,意味着这里绝对是一个与外界彻底隔绝的地方。

          “咦,这是个可以装?#35828;?#20648;物时空?”墨穷暗自记下,又快速得把其他修士都送了出去。

          最后?#20154;?#30636;移出去,到达青阳道果上时,青阳已经就要穿过结界了。

          此时的青阳,已经是强弩之末,?#27492;?#29305;封域的打击对他太大了,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。

          肉身崩溃被压缩成一个乒乓球,道果也受到强大的挤压,遭到重创。

          但他顽强的生命力,却让他还活着,且能清晰而直观地感受到周围那不可摧毁的铁壁,到底有多绝望。

          一个人挤在乒乓球里还活着的感觉,是旁人难以想象的,清晰地感受到那种超高压的痛苦,拼了老命想撑开铁壁,结果任何向外的能量都不过是在伤害自己,给封闭球内增添更大的压力。

          最终,反而导致里面充斥着各种能量,结合那高压,他的体验大概犹如置身于地心。

          这比被拿去塞进炼丹炉炼丹还要煎熬。

          那种逼仄,那?#32622;?#22622;,那种全力挣扎也丝毫撼动不了乒乓球内壁的感觉,哪怕只体验了十?#31181;櫻?#38738;阳也受不了了。

          当时他在球里,想象了一下墨穷万一永远关着他,就立刻把自己吓到了,继而开始歇斯底里。

          “这?#19968;錚?#20877;晚点放出来,怕不是自杀了吧?”

          墨穷一幡将其从天空砸落,直到落到地上,发现自己没?#24615;?#34987;送进封域那?#27490;?#22320;?#21073;?#38738;阳才逐渐冷静下来。

          那种无论怎么前进都只能无奈地看着自己倒?#35828;?#24863;觉,让青阳知道,自己是跑不掉了,墨穷的神通实在太诡异,真真可谓天威。

          见他老实,墨穷默默传讯。

          很快就看到他们的直升机到了,里面正是悠姐、苟爷?#28909;耍?#32780;用作瞬移的?#27492;?#29305;仓库也在其?#23567;?br />
          飞机落地,苟爷提着银角走出来。

          银角大呼道:“你们不要冤枉我,我什么也没做,天人,我天人你怎么了?”

          青阳只剩下道果,可谓极为凄惨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”青阳依靠法力,竟然在道果周围凝聚出了一副法力身躯。

          这种身躯没有任何生理意义,仅仅是个表象形态,它哪怕是个球,是根棍子也无所谓。

          墨穷没说话,退后半步看向悠姐。

          只见悠姐拿出一套协议,乃是一件石碑般的法宝。

          指着已经接受现实的十二仙门众?#35828;溃骸?#20851;于我蓝白社要做的事,想必你也听说过了,?#20197;?#37325;复一遍”

          他详细说完类似地球理事会与蓝白社相互监督又互不干涉的秩序?#38382;?#21518;,十二仙门的人都长吁短叹,老?#21040;?#21463;了。

          唯有青阳陷入?#20102;跡?#27809;有吭声。

          “如何?”墨穷问道。

          青阳斜了眼墨穷,心说都把我打成这个鬼样子了,现在又来问我什么意见

          只能说道:“我没有意见。”

          他一说完,立刻就有一名修士说道:“天人本就不干涉世俗,他们连我们都?#36824;埽?#36825;规矩对他们又有何意义如果我们不能干涉世俗,也不能伤害凡人,彻?#33258;?#20961;人眼中消失,那么只需千年,人间将再无我们立锥之地。”

          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,蓝白社要求了修仙者,可以,拳头大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          但是,这一系列规则中,并没有对凡?#35828;?#32422;束,或者说,本就是解开凡人发展的桎梏。

         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现在没什么,但以后,地表的修仙者将无路可走,发展空间越来越小,最后可能连生存空间都没了。

          当然,这是在规矩被贯彻到底的情况。如果规矩的执行性?#36824;?#24378;,当凡人与修仙者有?#30636;?#24471;?#24187;?#23545;的直?#27704;?#30410;冲突后,可以预想一定会爆发战争,因为这是一个?#20934;?#24517;然的反扑。

          这个世界的所谓国死民安,反而是在不断延后那?#32622;?#30462;,使凡人不断内部消耗。

          “所以就要开天啊。”墨穷仰望着苍穹,此刻已经是夜晚,天外群星璀璨。

          这些人现在虽然愿意妥协了,但也只能维持一时,以后就说不准了。

          人不走出去,困守一隅,矛盾就永远不可调和。唯有广袤的宇宙,用大到无法想象的尺度,才能贤一个文明内部的种?#32622;?#30462;。

          “开开天!”青阳瞪眼看着墨穷,换做过去,他必然大为呵斥,且嗤之以鼻。

          开玩笑,十二真仙建立的封天秩序,你说开就开?

          但是面对墨穷这个破天之人,他却一时说不出反驳的话。

          反倒是劫空目光灼灼道:“数千年以降,不是没有出现这样的人,但毫无疑问,都撼动不了那天维结界。哪怕是青阳这种炼炁士,只要不是仙人,就绝不可能轰开它”

          众人要说不想开天是不可能的,开天其实是所迂表修士的一个梦。

          上界垄断所有?#19978;杀?#35201;的资源,他们终究还是心中?#24615;梗?#35841;不想天地贯通,前路无阻。

          若是天道阻拦也就罢了,但这是人为的阻止。

          可开天何其难?就算墨穷是他们生平所见最逆天之人。

          从流民中走出来的修士,从元神成就元婴只用了一天,从元婴到元精只有两天,之后更是一口气冲破八?#32422;八?#35937;的门槛。

          重创羽化宗,镇压十二仙门修士,乃?#20142;?#22825;人都被一瞬击败。

          但开天所需要的力量,是要能破开十二真仙合力布置的结界,那结界之牢固,堪称绝望。

          就算十二仙门最?#31354;?#32852;合起来,也才十二个两仪境,距离十二真仙足足差了两个大境界。

          ?#30333;?#28982;你能借助天威,神通惊才绝艳,也不可能逆天到这种程度吧?你才四象境,相隔三个大境界打破真仙结界,这种事没有先例。”劫空说完后,众人皆苦笑。

          越一?#23545;?#20004;级也就罢了,还能越三?#23545;?#22235;级?再神奇也得有个限度吧,否则没完没了下去,岂不是连天道也挡不足?

          正当他们如此想时,秀儿说道:“怎么没有先例?”

          “有先例吗?”劫空?#28909;瞬?#19981;知道青阳下来干嘛的,还以为就为了找那穷币是谁扔的呢。

          秀儿立刻冲青阳道:“告诉他们吧,你为何下界?”

          青阳幽幽道:“奉老十令,下?#27815;?#25343;破天之人一个多月前”

          “破天之人?”

          众人听他说完才知道,墨穷早在一个多月?#29100;推?#36807;一次天了。

          ?#26263;?#31561;一下一个多月前?那他岂不是才元神期?”银角惊恐道。

          不光是他,在躇有人都轻松推算出那时墨穷的修为,最多元神期,霎时间被这打破七个境界鸿沟的行为给吓到了。

          这甚至是还不知道,当初墨穷只是凡人。

  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”劫?#25112;?#20046;梦呓道。

          青阳低?#20961;?#35821;,他才知道那时候墨穷竟然那么弱,顿时也觉得不可?#23478;椋?#19968;时间感觉自己的仙白修了。

          众人想,墨穷那时候就能破天,现在开天还不跟玩似得?

          半晌后,玄洞宗建文长老第一个反应过来,突然咆哮道:“真仙无情,封苍穹以绝天下苍生如蜉蝣,此大不?#21097; ?br />
          众人浑身一震,顿时都看向他。

          建文长老继续说道:“凡人朝生夕?#28291;?#27665;生多艰,乞活而不可得。修仙者岂可再横加干涉,此与封天何异?吾不为也!”

          “大地有极而天无垠,仙者当弃有穷而趋无穷。我代表玄洞宗立誓再不入凡尘,至此凡人?#26434;?#20961;人路,仙?#21670;杂?#20185;者途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若违此法,永绝仙途。”

          说罢,第一个将元神烙于协议上。

          众人见状,顿时一个个都大声立誓,也烙下自己的烙印。

          所有人签订协议时,都要发表一席话语。

          什么开天证道就在今日,什么我辈就该远离凡尘,搞得好像他们是自己觉得应该这么做似得。

          当所有人说完后,都看向墨穷。

          墨穷暗道好笑,知道他能开天后,蓝白社的规矩从与天下人为敌,突然又变成了顺天应人之策。

          “说得好!没想到十二仙门如此识大体!”

          “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开天,我一定热切围观!”秀儿鼓掌笑道。

      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皆?#38480;危?#20182;们会开个锤子的天。

          魔性沧月说

          :抱歉。

        手机阅读访问:m.dududu.la
        
      河北快3遗漏数据

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/cite>
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video id="fjjph"></video></cite>
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span id="fjjph"><var id="fjjph"></var></span></cite>

    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/cite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video id="fjjph"></video></cite>
    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    <var id="fjjph"></var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fjjph"><span id="fjjph"><var id="fjjph"></var></span></cite>